电竞

龙血战神 第1934章 老友聚会

2019-10-12 21:4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血战神 第1934章 老友聚会

穿云峰上,仙气氤氲。

龙辰和灵曦藏身在碧眼金蟾眼的腹部,他们安心听着外面的动静,只用眼神交流即可。

曾经七百条道纹的太古道器,这东西若是能够修复的话,价值实在是太大了,近乎无可估量,所以这时候,他们也略微有些紧张,因为以他们的实力,是完全沒有可能对付这些人当中任何一位的。

他们的队伍当中,至少也有三才轮回劫境的后期,轮回劫境一丁点的不同,都能够形成很大的差距,所以他就算耗尽全力,也未必能从这群大妖手中得到什么。

这时候,满头乌黑长发,仙风道骨的高瘦男子,也就是云顶鹤天松子,将众人带到了仙鹤宫当中,他喜欢附庸风雅,仙鹤宫装饰得十分精致,很快就有仙鹤童子童女上來,招待客人。

宫殿当中,已经有不少人正在享受美味佳肴了。

“原來是老蛤蟆到了,哦,还有老蜈蚣。”

众人哈哈大笑起來,多年不见,一时间其乐融融。

之前和碧眼金焱蟾吵架的,是一位同样高瘦的男子,化为人形后,身高也有三米多,他浑身肌肤偏向银色,其中有银色的闪电在他肌肤上游走,一双银色的眼睛充满光泽,其中闪电奔行,恣意呼啸。

这位,就是妖族蜈蚣一族当中,很有名的银电蜈蚣。

碧眼金焱蟾神色傲慢,乃是他向來的风格,他在天松子的招待下,傲然入座,享受天松子准备的美食,刚以入口,他就赞叹道:“不错,不错,比灵族小娃好吃。”

众人笑着看过來。

“老蛤蟆,你吃了灵族。”

碧眼金焱蟾骄傲道:“刚刚出门,就遇到两个灵族小苍蝇从眼前过去,顺口就吞了,吃得太着急,沒尝清楚味道。”

有人笑道:“老蛤蟆,我看你是怕人割了你的舌头吧。”

“放屁,信不信我吐出來,给你尝尝味道。”

碧眼金焱蟾粗俗的说道。

两边很快就吵了起來,云顶鹤天松子连忙调和气氛,再过去一小段时间,他轻点了一下人数,道:“不错,不错,老兄弟们真是给面子,竟然來齐了。”

“是啊,多年不见面,多年沒出去闯荡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啊。”

“天松子这家伙这些年肯定藏了不少的好酒,俺要是不给他喝光,俺就不是月熊族。”

说话的是一位皮肤黝黑,身材魁梧高大的汉子,也有三米多高,但体积几乎是那银电蜈蚣的四五倍,重量巨大,嗓门也很大,他说话的时候,甚至连灵曦施展的守护结界都在颤抖。

“能坚持住呢。”龙辰关心问道。

灵曦莞尔一笑,妩媚迷人,道:“再撑上十天,都不是问題。”

实际上不时有酸液袭來,还有不少寄生兽想要打破这守护结界,碧眼金焱蟾体内也有一种金色的火焰,也不时來袭,试图融化龙辰他们。

有灵曦这句话,龙辰放心多了。

他们继续关注外面的进展。

这时候,在天松子的招待下,他们开始叙旧,谈起当年闯荡的事情,他们说得有声有色,大笑连连,契合融融,连碧眼金焱蟾这样傲慢的存在,也陷入了温暖的回忆当中。

他道:“记得在死魂深渊那一次,要不是我阻止你们,现在你们都是尸骨了啊。”

“放屁啊,老蛤蟆,你那时候就是个胆小鬼,只是恰好走了运,给你撞上罢了。”那月熊族的大汉说道。

双方又是一场辩论。

酒席完毕之后,众人吃饱喝足,碧眼金焱蟾摸摸肚子,总觉得里面有些奇怪,他以为是好东西吃多了,就沒怎么在意,转而看向那天松子,道:“老鸟,你那什么太古道器赶紧拿出來,让兄弟们看看吧,寒暄了这么久,也该进入正題了。”

虽然被喊上一声老鸟,让天松子很无语,但正事为重,他站立起來,诚挚看着众人,说道:“兄弟们,今天邀请诸位到來,是因为天松子信得过你们,你们都是我天松子出生入死的兄弟,转眼之间,我们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友谊,今日我天松子即将面临那五行劫,我们兄弟已经有不少死在五行本源力量之下了,我天松子还想再撑下去一千年,所以才准备拿出自己珍藏了数千年的宝贝

,和各位交换。”

月熊族大汉拍拍胸口,道:“老鸟,俺支持你,快把你的宝贝拿出來看看吧,五行劫确实恐怖,当俺却不怕。”

其他人则面面相觑,沒有说话。

天松子很感激的看了一眼那月熊族大汉,此人來自月熊族,智商不高,脾气很是暴躁,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重视兄弟的。

天松子继续道:“我先是说清楚,如果沒有两百条道纹的道器,我是不会和你们换的,当然,如果有能让我渡过五行劫的宝物,也可以,诸位,这可是混乱星域曾经一位星主的兵器,曾经拥有七百条道纹,至今能够看到那些道纹的痕迹,它曾经是可怕的绝世神兵,足够撕天裂地,碎裂星球,传说那位星主,就是手持这道器,扫荡群雄,虽然只是残骸,虽然只有九十九条道纹能够发挥作用,但是的其价值绝对超过两百条道纹的道器,我若是去找一些大人物,肯定可以换到更高价的东西,但是我不信任他们,我只信任我的兄弟。”

说罢,他看向众人,问道:“今日邀请大家前來,主要是为了做这交易,我知道你们之中,有几个人确实拥有两百条道纹的太古道器,不知道又有谁愿意和我交换呢。”

天松子还有两三年就到千年时限了,他必须在这段时间,彻底掌握道灵,到时候才好发挥,这种贵重的东西只能交换,不能借。

这句话说完后,众人沒有说话,而是相互对视。

月熊族大汉道:“兄弟,俺们就算真的要换,也得先让我们看看那宝贝吧。”

天松子却不敢轻易示人,他道:“我先想知道,有意和我交换的有谁,我这道器,只会给想要交换的人看。”

碧眼金焱蟾冷笑一声,道:“天松子,你就别拿一废铁当成是宝贝了,你不给我们看,我们还不看呢,谁稀罕一堆破铜烂铁,一把上古道器,有鸟用,我们都快成为五行轮回劫境的武者了,还使用上古道器么,这东西只有收藏的价值,沒有使用的价值。”

众人也纷纷数落起來,很多人都沒有要交换的意思,他们最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还一个收藏品。

那自己的实力,岂不是大大下降了。

不过,天松子还是死不松口,沒有意愿交换的人,都不能看。

眼看着就要闹到不欢而散,就在这时候,那月熊族的人却忽然说道:“天松子,俺想看看,然后决定换不换,俺是大丈夫,一言九鼎,但你的东西若是太次,我可就要反悔了。”

天松子展露出笑容,道:“无妨,这东西只要你有要换的意思,只要你看上一眼,你就会心动了,你随我來,诸位兄弟,请在外面等候。”

说罢,他信心满满,带着那月熊族大汉,走进宫殿之内,隔绝了起來,龙辰和灵曦还在碧眼金焱蟾的肚子里,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还留在大殿上的人们面面相觑。

碧眼金焱蟾嘲讽道:“天松子这家伙,也就能逗逗月熊族的蠢货,用两百条道纹的太古道器,去换摆设品,这家伙脑袋被门夹了吧。”

其他人也道:“蛤蟆说得有道理,这头月熊实在太蠢了,当初我们一起闯荡的时候,还不是好几次都差点让他给害死,沒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竟然还沒能聪明一点。”

“天松子这次是赚翻了,我看,这七百条道纹的道器,未必是真的,说不定就是他杜撰出來,为了哄骗这头蠢熊的。”

众人哄笑了起來。

他们恣意的嘲笑着,又很好奇,月熊族和天松子到底在说什么,怎么至今都不出來呢。

大概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众人呆滞了一下。

他们感觉到了道灵的波动。

碧眼金焱蟾喃喃道:“这一头蠢熊,真的用两百条道纹的太古道器,和天松子换取那沒用的东西。”

“这头蠢熊,真的蠢到这种程度。”

“天松子这次,可真是走大运了啊,他要是渡过了五行劫,可就是我们兄弟当中的最强者,将來恐怕就要以他为主了。”

此前,为了限制任何一个人过于强大,他们也决定不会和天松子换取,但沒想到,那个月熊族竟然蠢到了这种程度。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当中,月熊族大汉和天松子兴高采烈的走了出來,分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月熊族满是惊喜,而天松子心情也非常不错,道:“虽然不是两百条的太古道器,但也有一百八十条道纹,月熊兄弟今天最给我天松子面子,他日我若是能够踏入到五行轮回劫境,绝对会好好报答你的。”

月熊族笑道:“哪里哪里,俺也不吃亏,俺听说大焱魔一族,拥有修复道器的手段,将來……”

咸宁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德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兰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咸宁好的癫痫病医院
德州治疗男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