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专访DonatellaVersace中国

2019-06-09 12:42: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

1997年7月15日,在mens uno创刊前于中国台湾推出的当天, 电视传来意大利时尚设计师G i a n n iVersace被枪杀的消息,震撼了整个时尚界。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极喜与极悲的日子。在还没踏入时尚媒体前,Gianni Versace就是我最崇拜的设计师之一。领到杂志社的第一份工资,我去买的就是一件Gianni Versace的黑色牛仔裤与副牌Versus的正装外套。虽然是过季折扣的衣裤,但它们对我有非常不同的意义。至今,它们都还存在我的衣橱里,随时提醒着自己是多么地热爱时尚。

Gianni Versace走后的那些年,Versace的经营遇上瓶颈, 曾有人认为这个王国将要结束生命或是廉价出售。这时候有一个女性却力挽狂澜, 把一度陷入最低潮的Versace,慢慢地靠自己的双手努力支撑起来,甚至迈向Versace前所未有的高峰,她就是Gianni Versace的亲妹妹Donatella Versace。去年我曾到迈阿密采访,来到Gianni Versace的滨海别墅。一般的游客只能在门口留影,我有幸因采访之故能进入一窥这神秘的空间,再次勾起我对大师的无限怀念。今次我来到Donatella Versace位于米兰的家,一见面我就忍不住告诉她我人生中的第一件设计师时装就是她当年主理的Versus。原本我以为她不想谈到关于她哥哥的事情,很意外地她不仅主动侃侃而谈,甚至勇于承认自己在男装设计上曾经失败过。Donatella Versace的诚恳与热情,让我对这一位时尚女王由衷的钦佩。

mu:你的职业生涯已经跨越了30年了,对吧?这很不容易,你是如何维持对工作的热情?

Donatella Versace:我哥哥Gianni Versace推出Versace的时候是1978年,而我个人则是在1982、1983年之间才加入了公司。热情是不会消失的,Versace品牌是我们共同的梦想,Gianni的文化素养和专业能力是那么的振奋人心。当我哥哥还在世的时候,我们成天腻在一起,我连开溜的机会都没有。他曾说:你就留在这儿和我一起工作,我们一起来努力吧。的确,和哥哥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是最棒的,因为Gianni有的是源源不绝的创意。哥哥和我都喜欢挑战,虽然他有卓越非凡的观点,但我们并非百分之百地同意对方的想法。所有员工都怕他,我是公司里唯一敢于畅所欲言的人。当然有时我们的意见相左,所幸最后我们总是能达成共识,因为有完美的结果,我们深知彼此深爱着对方。

mu:据说你曾因为Gianni Versace辞世而痛苦万分,这一路你是怎样走来的?

Donatella Versace:你知道当年我们的起点和今天的大环境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那是一个没有规则可循的年代,时尚是能够随心所欲地发挥。但是到了2007年,一切都变了,整个世界改变了,互联来了,新的大集团来了,时尚产业因此而不同。我必须构思出新的策略和计划,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新的挑战。哥哥的辞世已经很让我痛心与难以接受,但接踵而来的是我听到许多人对于我接手他的工作给予负面的评价,说什么:她接得下来吗?我并未因此感到压力,虽然一开始就困难重重,但我从未失去热情。

mu:你如何保持健美的身材?这和你的工作有关吗?

Donatella Versace:我去健身房很认真地锻炼再锻炼,而且我戒烟超过20年了,连一次都没有再去碰香烟。是的,平常我很忙碌,总是被催促和施压,因为我试图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可能有时我会抱怨,但是当我坐下来喘了一口气时,就意识到,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肾上腺素,很有朝气,充满活力的工作模式。

mu:一年至少有六大时装系列与六场大秀,工作如此繁重,你是如何

平衡你的工作和家庭?

Donatella Versace:我的儿子丹尼尔(23岁)现在住在伦敦,是一位出色的音乐家,大女儿阿莱格拉(28岁)和我住在一起,也在公

司与我一起工作。这的确很难平衡,如果一个女人要卖力工作又要兼顾家庭和孩子,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她势必要牺牲一些东西。但我知道我的孩子们,他们需要的是认真度过美好的时光,而不是要花很多时间经常在一起。今天即使他们已经长大了,他们还是常会回到我身边。过去我是一个严厉的母亲,设了许多规则,要他们从小学习服从和尊重,但是今天,我们的关系非常亲密,像是好朋友一样的感觉。如果你有一个良好和稳固的家庭,你就可以将你的职业生涯持续更长的时间。就像我的另一个哥哥Santo在我旁边,让我有安全感。我的孩子们也会来帮助我,尤其是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世代,有很多的新科技和互联,我可以与我的孩子很容易、很方便地沟通。现在我可以通过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等应用程序,与他们随时交流。在过去,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mu:请分享一下最新的2015春夏男装发表会与时装系列?

Donatella Versace:整个会场布置的概念是从我们很久之前就建立的家族家饰开始,墙面上所有的家具、板材和椅子等等都是从老家搬来的。如果回顾我们的历史就会明白,我从过去的数据拼凑成这个画面,并把它们整合在一起,看看是否改变后却依然有关联性,Versace的时尚历史就是如此惊人的。而这组时装系列的设计灵感是来自古巴的岛国。我在那里度假,反正古巴就在迈阿密的对面。这是以一种更轻松的方式来穿衣服。我们从相当便于携带的粉红色正装开始来展示。我喜欢街头艺术,所有的涂鸦、衬衫的图纹就是从古巴涂鸦艺术家的作品得到了启发。

mu:相较于10年乃至20年前,你如何定义这一代性感的男人?

Donatella Versace:性感有什么不对吗?性感是非常好的啊!时尚界曾经有一段时期的男人不想看起来性感,他们只是想展现聪明和智慧。这就是极简主义兴起的时候,那时期我的男装系列就迷失在那里,我非常不开心,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男人。

后来,通过与HM合作,发现很多年轻人去上抢购我们的Cruise Collection(络独家销售),他们为Versace经典的图腾发狂。即使是在今天,男人已不是由性别这个词来定义,不管你是谁,他们都热爱时尚。我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何会如此喜爱我们的经典图腾,但这给了我为男装系列工作的能量和灵感。我为HM设计的男装系列真的很时尚,应用了很多的经典图腾。不论是在全球任何一家HM店铺和络上,一眨眼的工夫就销售一空。现代的男人们渴望独特、时尚的衣服,他们再也不再害怕装扮自己,这是他们今天的心态。

mu:你如何看待意大利时装的未来?

Donatella Versace:我认为自己是世界公民。是的没错,我是一个意大利人,我们有一个伟大的文化,意大利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但我看到的时尚是一个全球性、而不是一个区域性的方面。不是意大利、法国、英国或美国人喜欢的才叫时尚,对不起,他们不能代表时尚。我觉得时尚是全球性的,没有任何边界的,就像络一样。

mu:请分享你的中国故事,你在中国看到了什么?

Donatella Versace:两年前我去了中国,我爱中国,有机会我想要再去。我看到的中国女人是很时尚的,她们很懂得打扮自己,我认为甚至超越欧洲妇女。你会感到惊讶,她们非常讲究自己的时尚。人们喜欢谈论现在的中国,比许多其他国家更时尚。我觉得中国作为一个时尚的市场是值得探讨的,甚至更多。

mu:你喜欢旅游吗?你的灵感多来自你的旅行体验?

Donatella Versace:我总是爱抱怨,但我真心喜欢旅游。我的灵感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在不同国家的街头观察当地的人们,同时试图了解他们的穿着文化。中国男人打扮自己的方式日益有型,甚至同一件衣服他们可能比美国人穿得更好看。男人的时尚终究是要让男人尽可能地好看、性感,也让他们看起来强壮,不会再害怕表现自己。

mu:Versace是一个独特的品牌,尤其是像麦当娜和Lady Gaga作为代言人, 你可以谈谈她们两位分别代表哪两种Versace吗?

Donatella Versace:在过去,我们有更多的代言人,像是韦尔斯亲王威尔士王子(Prince of Wales)、Elton John和Halle Berry等等,很多名人一直以来对Versace都非常喜爱与支持。麦当娜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我们都在迈阿密置产。她够时尚,向来不需要时尚伙伴当后盾,但她曾来找过我。她超级不可思议的,又那么聪明,她的音乐与这个世代息息相关。人们都说Lady Gaga就是新的麦当娜,但她不是,对于跃升为流行音乐明星而言,她显示为一种新的方式,揭示这世代流行音乐明星应有的样子。她可能看起来不完美,但她为世人带来耐人寻味的因素。

Vista斥资43亿美元收购商业软件制造商Tibco
英国男童长27个肿瘤术后奇迹般康复(图)
“人造太阳”又前进一步:巨大线圈到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