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篡天 正文 第六卷 蜀山攻略_第五百零五章 杀气破劫云

2019-10-12 21:0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正文 第六卷 蜀山攻略_第五百零五章 杀气破劫云

而夏侯宇龙的眼睛,端木无痕也是震撼的,看着这样的眼神,随即又想起了端木家中的端龙。

貌似,只有端龙的眼睛和眼神才能和这个妖孽相媲美,可是端龙那是什么人,是端木家的妖孽啊,妖孽,连大罗金仙都生生干掉了。

那种人的眼神,那种人的眼睛,可是妖孽级别的。

而夏侯宇龙,明显的才练体九层的修为啊,怎么这么妖孽?!

拥有与端龙相媲美的眼神和气质,不,夏侯宇龙的气质更加妖孽。

而独孤敏可没有端木无痕那么多想法,笑眯眯的打量着夏侯宇龙,那是越看越喜欢。

端木青则是羞喜的走到夏侯宇龙身旁,低着头儿,偷偷瞧着夏侯宇龙。

夏侯宇龙轻轻握了握端木青的手,端木青立马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缩回手。

这一刻,端木青的美,就连夏侯宇龙也差点迷失了自我了。

不过,好在,两道不同的眼神还是让夏侯宇龙惊醒了,不然龙大少非得迷失不可,公然在岳父岳母大人面前和娇妻谈人生。

而独孤敏眼中的笑意更甚了,不时地点了点头。

而夏初临、葛嬛、水芸三人,自夏侯宇龙走后,那是所有的心思也随着夏侯宇龙走了,不断偷偷地看着夏侯宇龙那边。

夏侯韬也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不过夏侯宇龙那边确实热火朝天,独孤敏直接抓住了夏侯宇龙的手,吓着点了点头,然后笑道:“好好好……

宇龙啊,你可要好好待我们家青儿,可不能让他受了委屈。”

夏侯宇龙对于独孤敏的这番热情,那是相当震撼的。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喜欢,这还没有问个什么生辰八字,问个什么家世背景什么的,就这么快拍板了,这速度,这热情,顿时让龙大少惊呆了。

还在龙大少立马回过神来,拍着胸脯保证道:“岳母大人放心,青儿在小婿这里,绝对不会受半点委屈的,我夏侯宇龙愿意发……”

端木青立马捂着夏侯宇龙的嘴巴,责怪的看了夏侯宇龙一眼,但是又看到自己父母看过来的眼神,顿时羞涩的低下头去,闪电般将手抽回来。

独孤敏不由责怪的说道:“你这孩子,还真实诚。

呵呵,青儿交给你,我们也能放心了。”

而端木无痕,这是直接被独孤敏无视了,端木无痕还想说什么,但是独孤敏威胁的眼神看过来,端木无痕顿时讪讪的笑了笑,表示没有异议。

“哎,岳父大人还真是,典型的妻管严啊!”

夏侯宇龙心中想到。

这会儿,夏侯宇龙也恢复过来,顿时笑着说道:“岳父,岳母,我们还是先去蜀山吧,来日方长,这儿也不适合长久的叙旧。”

夏侯宇龙说完,顿时长身一礼,然后主动给二人带路。

独孤敏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端木青则是抱着自己母亲的手臂,带着独孤敏前行,端木无痕不免觉得有些无趣,自顾自的走着。

而这会儿,夏侯宇龙也和一众人汇合了。

夏侯宇龙直接避过青石和玉书,对着草谷道长笑道:“草谷道长,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去你那儿吧。

呵呵,二位道长,你们贵人多事,就不要和我这小朋友掺合了。”

夏侯宇龙说完,直接十分不给面子的走到草谷身后,端木青等人自然跟上,夏侯韬无奈的摊了摊手,对着青石和玉书告了一声罪,也跟了过去。

而草谷看着夏侯宇龙主动站在自己这边,主动和青石、玉书划清界限,顿时无奈的看了看青石和玉书。

草谷也不知道夏侯宇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对着青石和玉书试探的说道:“二位师兄,这……”

青石却是直接的说道:“无妨,既然他们都愿意住在你那,那你好生接待吧,这也是我蜀山的待客之道,你们先回去吧。”

草谷和淡月点了点头,随即也不耽搁,带着一众人飞回了丹房,立即给众人安排房子。

而夏侯宇龙却是直接要求要三个临近的房子,一个给自己、葛嬛、夏初临、水芸、端木青,一个给嫣若和阿紫,一个给夏侯韬。

可是草谷表示没有那么大的房子,夏侯宇龙表示没事,不怕地儿小。

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端木无痕和独孤敏立马猜到了一些什么,狐疑的看了看端木青。

端木青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其他几美也是羞涩的低下头去,更是不敢抬头了,夏侯韬则是直接羞愧的转过头去,立马跟随一名弟子去了自己的房间,羞于见人。

草谷和淡月等人都是古怪的看着夏侯宇龙,夏侯宇龙却是什么异样都没有,表现得十分自然。

而葛嬛他们则是不敢表示什么异议的,因为自己的夫君自己知道,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他不敢做啊。

要是真的一个个分块,只怕夏侯宇龙亲自去捉拿,那样的话,可是相当尴尬的事情。

所以,退而求其次,还是这样好了。

而房间分派完毕之后,夏侯宇龙直接打通了几个房间,将房间扩大。

草谷看着夏侯宇龙这般胡闹,也只得任由着夏侯宇龙,只是几间房子罢了,将那些遭殃的弟子的房间又重新安排了一下。

草谷觉得,是不是该给这位夏侯少主重新建造一座房子,专门给这家伙来蜀山居住。

而凌波和凌音则是大开了眼界,见证了这位胆大包天的家伙在蜀山拆房子,更是对夏侯宇龙好奇不已,同时心中又觉得荒唐无比。

不过草谷和淡月默许了这件事情,他们也没有发言权和抗议权。

而这会儿,太清殿青石和玉书二人回到蜀山,在太清殿下棋。

夏侯宇龙闹出的动静也被他们知道了。

“师兄,这夏侯少主还真是年少轻狂。

不过,为何草谷和淡月师妹这般由着他胡闹?”

玉书忍不住问道。

“下棋,得需心无杂念,这局,看来你要输了。”

青石淡淡的说着,随手拿出一枚白子,往棋盘上一按,玉书的大龙顿时被封死了。

玉书随手抚了抚扇子,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随即说道:“师兄,我们应该是和夏侯少主初次见面才对,为何他会对我们如此冷淡?”

“问这么多干什么,他夏侯家来此是客,我们理当以礼相待。

修道之人,何须计较这般多。”

青石淡淡的道。

“呵呵,师兄难道不对这位夏侯少主好奇?

他身上看不出任何修炼的迹象的,但是却是展现出了练体九层的实力,而他所修习的功法我们都看不甚明白。

师兄你的心眼也发现不了他竟在你的眼前,而我用神识扫过他了

,却是像一团虚影一般,什么都探查不到,若不是晴天白日,我还以为见了鬼呢!”

玉书淡笑着说道。

“嗯,草谷师妹自那次外出见到夏侯宇龙一来,其后的变化甚大。

夏侯宇龙一来,师妹们亲自迎接,都是和夏侯宇龙有关,这夏侯宇龙倒是有趣。

不过,我们静观其变罢,既然他不想和我们交流,我们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师弟,再来一局如何?”

青石淡淡的说道。

“唔,那就依师兄的。”

玉书淡淡收拢折扇,然后将棋盘上的棋子归位,继续和青石下棋,这一局,二人杀的难解难分。

西藏整形美容医院
梧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丹东牛皮癣
西藏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梧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