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雷震八荒 449.第四百四十九章 、遇到怪异事件

2019-10-12 23:33: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449.第四百四十九章 、遇到怪异事件

万顷隆觉得这些小事根本不关他的事情,自有天南修仙界排名第二的天玄宗修士处理,根本不用他插手,随即有闭起了眼睛,继续打坐。

华袖霞听到了如此的情形,也见到了万顷隆不为所动,那也就不再询问了,反正有天玄宗处理,根本用不着他们掺和,于是又望了望封印阵法的入口光幕,心里依然担忧龟宝等人的安危,可是不等到试炼结束的那一天,估计无法提前见到他们。

接着,那几名弟子望着众位金丹修士,心中都有些惶恐,而那名满身血迹的弟子继续讲道:“他们那些人都带着面罩,穿着极灵宗弟子的服饰,当遇到我们之后,不由分说地就取出了法器向我们发出攻击,而他们人多势众,十几名弟子围攻我们六人,幸好我们拼死杀出重围,才有命回来报信。”

“什么,极灵宗服饰的弟子?”程义祥长老又大声地喊道,似乎有些意外,可是却觉得有些异常,毕竟极灵宗是天南修仙界第一大宗派,怎么会出现极灵宗弟子伤人的事情呢。

而在高台上万顷隆突然脸色一变,两眼微微一怒,一身闪身就来了众人的身前,脸上严厉地眼神盯着六位受伤的低阶弟子,想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了。

而且此事可大可小,既然有穿着极灵宗服饰的修士出来行凶,便说明有人要陷害极灵宗了,以陷极灵宗于不义之中,于是万顷隆便冷冷地问道:“你们确定那些袭击人,是穿着极灵宗的服饰?可有见到他们的相貌?他们使用什么法器?是什么修为?又施展什么功法?”

“呵呵,万道友说笑了,有哪个宗门会在行凶的时候,会露出真容呢。”地灵宗仓里萧宗主冷笑了一下,讽刺道。

“这样一说,有哪个宗门的修士在行凶的时候,还会穿着自己宗门的服饰呢,这根本就是有人陷害极灵宗。”万顷隆又以理据争讲道。

“呵呵,或许就是有工于心计的宗门,想首先洗脱自己的嫌疑,就让行凶之人穿上自己的服饰了,如此高明的计划,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出来的,而且可能还意图做出更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各个门派倒是需要小心一些啊。”仓里萧再次笑道。

“仓宗主分析有道理,本宗主不才,也有同样的考量,呵呵。”灵符宗的门主至钟力一脸慈祥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异常地沉重,直接就支持了仓里萧的说法。

“哼,极灵宗贵为天南修仙界第一宗派,不屑于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况且极灵宗才来了二十余人,其中有六人在妖兽枯谷中,另外一些弟子全部都在营帐中,那有多余的弟子可以行凶。

若是凭借着几名弟子受到偷袭,就一定要将极灵宗跟这件事情联系在一起,请拿出证据来,最好是将那些假冒极灵宗弟子的人给揪出来。”万顷隆冷哼了一下,气愤地讲道,这分明是针对极灵宗来的。

一个八字须的瘦弱老者,一脸鄙夷的神情,正是圣气宗的郭得甘老头,也冷冷地讲道:“这个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表面是来了几个人,可是实际已经埋伏好了很多人,想陷害各个宗门的优秀弟子,让某个宗门在天南修仙界独自发扬壮大,这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这完全无法摆脱别人的怀疑。”

“哼,万某还是那句话,若是要指责极灵宗,那就必须拿出证据,不然,就不要在此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万顷隆又冷哼了一声讲道。

“各位道兄,请听欧某一句话,如今这事情还无法证明什么,也不能排除有人恶意陷害,在欧某看来,此时还是由天玄宗的程义祥长老处理吧,以求查出一个水落石出,还极灵宗一个清白。”清丹宗的欧方运见到众人都将矛头指向了极灵宗,突然就站了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

而灵符宗、地灵宗、圣气宗轮流向极灵宗发难的的高层修士,听到清丹宗欧方运的话后,也只是冷哼了一下,并没有再说是什么了,其他宗派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天玄宗程义祥长老听到众人的话后,又转向了那几名弟子,大声问道:“可见过偷袭之人的相貌?他们有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法器?他们的修为如何?”

那名弟子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讲道:“没有见过他们的相貌,他们脸上都是蒙着黑布,而他们是使用了一般的飞剑法器,功法我们不清楚,修为我们也无法看透,但是可以确定他们穿的是极灵宗的服饰。”

“你们连他们的修为无法看出来,就说明他们有可能是筑基期的修士,而你们六人能在筑基期修士手中逃脱,倒是有些蹊跷,如此一来,就无法证明他们是不是极灵宗的弟子了。

不过,本长老可以先派遣弟子到你们遇袭的地方查看一下,尽可能找到一些证据,各位先稍安勿躁,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却是不可妄下定论。”

程义祥长老有些迟疑道,随即储物袋中摸出了一枚传音符,往空中抛去,化为一道光芒便向着守护大阵的外面而去了。

而在外面守护着大阵的天玄宗筑基期弟子,收到了传音符之后,立即就带着几位修士御剑向在事发的地点飞去了。

“好了,请各位师兄弟先回高台就坐吧,此事虽然蹊跷,不过一有消息,本长老立即会通知各位,当然天玄宗办事不会去冤枉一个无辜的宗门,也不会让一个作奸犯科的宗门逍遥法外,各位可以放心了。”程义祥长老环顾了周围的金丹修士一眼,雷响般的声音讲道。

众人对于程义祥长老的处理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对于他作为一个金丹长老,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却是无比的厌恶,毕竟他只是天南第二大宗派天玄宗的长老,顿时,众人也就不再做无谓地口实之争了,准备回到高台就坐了。

忽然,又来了几名血迹斑斑的天玄宗弟子,互相依仗着就进入了守护大阵中,程义祥长老立即上前问道:“你们又是怎么了,难道也是被人偷袭了?”

“是的,程师祖,有一伙极灵宗的弟子袭击了我们,我们与他们互相拼斗,最后才逃出来的。”一个脸色惨白的弟子愤怒地讲道。

“什么,又是极灵宗的弟子!”程义祥长老一脸的惊讶,大声喊道。

顿时,众位高层修士的目光又盯着了万顷隆,而万顷隆知道有人想陷害极灵宗,此时却是异常的冷静,根本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也根本不再理会众位高层金丹修士。

“看吧,我郭头子就说这一定是什么宗派的阴谋,不然就不会如此之巧,看来是有一个宗门想挑战全修仙界的修士了,这真是太有趣了。”圣气宗郭得甘老头又不咸不淡地讲道,话中的意思也是想将罪魁祸首归向了极灵宗。

“就是,这个宗门的胆子也太大了,就算是在天南修仙界的实力再大,也不能挑战全天南修仙界的各门派吧。”地灵宗的仓里萧又笑呵呵地讲道,完全是在等待着看好戏的心态。

“你们可有见到极灵宗弟子的相貌、功法、以及他们使用的法器?还有他们的修为如何?”程义祥长老随即又问道。

“有,其中有一个人似乎是极灵宗参加试炼盛会的弟子,似乎叫做‘归宝’,至于法器是使用飞剑,功法倒是没看出来,因为徒孙们也没见过极灵宗的功法,而且修为也无法查探清楚。”那位弟子据实回答道。

“哼,极灵宗小队正在妖兽枯谷中,如今已经过了三天的时间,根本没有办法偷袭众人,而归宝等人他们怎么有可能出来埋伏其他弟子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万顷隆冷哼了一下,冷冷地讲道。

而龟宝正是万顷隆的弟子,加上又是近年来声名远播的极灵宗弟子,所以有人想陷害极灵宗,那龟宝就水到渠成了。

“哈哈,真是高招啊,这一招掩人耳目手法真是高明,如此一来不但洗脱了嫌疑

,还可以让别人落下一位诬陷的罪名。”圣气宗的郭得甘老头又冷笑了一下,拍手讲道。

“呵呵,确实在妖兽枯谷的弟子一时之间无法出来,不代表外面的弟子不可以改变容貌,而且也不代表进入妖兽枯谷的弟子,不是改变相貌进入的,而且极灵宗的修士法术通玄,这应该不是很难事吧。”灵符宗的至钟力则是笑了笑道。

“哼,万某不想做口舌之争,但是想要栽赃,必须有证据,而不是在这里胡乱猜测,况且若是想要诬陷极灵宗,那就必须有诬陷的实力。”万顷隆有些愤怒地讲道。

“哈哈,万道友果真了得,真不愧是天南第一大宗派的口气,可是如今这些证据,难道还不够么?”地灵宗仓里萧高声大笑,反驳道。

“这个确实不太够吧,欧某也同样认为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行,而不是听信这些弟子的一面之词,再说,这些练气期的弟子修为不高,就算是对方通过功法改变容貌,他们也无法看出来。

而对方比这些弟子的修为都要高出许多,能在对方众人的围捕之下逃脱,并不是很容易的,显然是有些异常的,如今如此草率的下定论,未免太快了。”清丹宗的欧方运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又继续讲道。

鄂州白癜风医院
甘肃治疗性病费用
西宁治疗早泄费用
鄂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甘肃治疗性病医院
分享到: